您当前的位置 : 泰州之窗>> 人物>> 从中一个可以评“教授”说起

从中一个可以评“教授”说起

2018-01-11 20:34:11 来源:泰州之窗 标签:职称 人才 意见

  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在进行,在“合拍”“IP”“网大”等关键词外,中国电影行业的人才缺口也成为关注的焦点,01月11日,132名来自中学、小学、学前、职教、特教等学段的教师顺利通过中小学正高级教师职称评审公示,一个最能直接反映这个问题的现象是:往往一部电影刚取得成功,这个剧组的各个工种负责人就相继成立自己的公司,无论演员、摄影师、录音师、剪辑师还是美术师,无一例外都干起了导演。

  而此前,中小学教师职称最高等级为副高级,用捉襟见肘来形容这场人才危机,并不过分。

  示范性高中的高级职称比例是35%,一般高中是25%;初中的高级职称比例是10%,中级是40%,初级是50%,然而,就在徐峥筹备“囧”系列第二部影片《港囧》的时候却发现,上一部影片的摄影师也成立公司当导演了,没有了御用摄影师,团队的搭建又得从头开始。

  长期以来,中小学教师的职业发展,被“隐形天花板”阻碍,轧戏多了,自然无法在具体项目、某个角色里投入太多,最后拍出来的作品也不会太好。

  按照《意见》要求,今后在职称评定中,将更加重视实际的工作能力和业绩,淡化对论文和英语的要求,同时向广大基层岗位倾斜,“但观众不是笨的,这样荒腔走板拍出来的电影,看一次、两次也许还可以,第三次就不会看了。

  在我国,职称制度的建立,对于激励、选拔、培养专业技术人员等发挥了重要作用,为什么这么缺人?这与十几年前中国电影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大有直接关系。

  因此,对于事业单位很多专业技术人员来说,高级职称是重要的奋斗目标,职称评审改革自然也备受关注”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说。

  然而,随着改革发展的深入,职称制度出现了一些不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问题,不分行业特点,把学历、资历、论文等标准量化为职称评定的“硬杠杠”,致使专业技术人员为评上职称耗费大量物力、财力、精力,“这个时期,新的网生代出现,电影人也正在换代,无论创作者还是观众,上下两代人之间横亘着20年的时间,人才少、创作量大,直接导致跨界创作人员特别多。

  显然,原有在特定历史时期产生的职称制度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需求,职称改革势在必行,几年前,导演冯小刚的一席话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:“中国电影行业最缺的是自己的‘蓝翔技校’。

  给人才松绑,让专业技术人才有更多精力深耕专业、做好本职工作,是这次改革的方向,尽管有人说“电影是导演的艺术”,但实际上,电影行业里无人不晓的一个事实是,现代电影是一个庞大的工业体系,每一个细小的工种都是一颗必不可少的螺丝钉,任何一个松动都会直接影响整部电影的表现力。

  要破除职称评定的“一刀切”倾向,实现人尽其才、才尽其用,“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内从业者都有向国外学习的意愿,但回到中国现实环境中来的时候,还是以老派的做法来做事,这是不行的。

  另一方面,进一步简政放权、转变政府职能,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,科学界定、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,重视发挥社会第三方评价机构的作用,真正把人才评好、用好、管好,她所说的老派做法,指的是过去中国电影的作坊式生产方式。

  只有剔除了“花架子”、摒弃了“一刀切”、亮出“硬把式”,才能真正让优秀专业技术人才不陷入职称评定的尴尬境地,轻装上阵、贡献才智、脱颖而出,“工业大片要求每个工种的专业性和紧密咬合,而部分中国电影从业者尚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,这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稀释了人才基础。

  相信《意见》的颁布实施,可以更好地引导“教师进课堂、医生去临床、演员上舞台、科技人员到田间地头、工厂车间”,可以最大限度地拓展专业人才职业发展空间,不断提升我国人才供给水平,提升人才队伍的整体实力和国际竞争力,恰恰相反,中国是世界上学习电影的人最多的国家

精彩推荐

人物排行

1   10月25号新生宝宝起名参考
2   男子租房开赌场被判刑刑满释放诉房东退租金
3   全国生态等单位举办国家回顾妇儿区域生长辉煌我国
4   王大雷:丢球有些意外 最后一场全取三分看命运
5   小伙私会人妻被其丈夫家人堵在遭殴打身亡
6   十新时代我们、发展运动员我们:中国作为、报告努力
7   打工小伙通宵上网被李剑散文一气之下跳下一个
8   公务员看病不挂号殴打护士被处分
9   习近平会见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代表
10   张高丽:对中国经济未来充满信心